GO SIAME, BOTSWANA—— 再会,博茨瓦纳!

?编辑:李彦??时间:2010-09-15?【字体:??

博茨瓦纳的当地土语基本为茨瓦纳语,“Go siame” 在茨瓦纳语中是“再会”的意思,这也是自己最初来博茨时学的几句土语中的一句。到现在我仍能记得常用的几句如 “Dumela-你好”、 “Ga gona mathata-没问题”、“Ke kopa thuso-我需要帮助”等。在博茨多年的工作和生活还真的离不开这些简单的用语,就像大家在中国听见老外会说几句挺溜的中文时的感觉一样,双方的距离马上就会拉近,大家时不时跟当地的黑人朋友穿插两句当地话,交流和工作就方便了许多。

1996年大学毕业后我在企业海外业务部工作了3个多月,就被派往博茨瓦纳工作。记得是自己一个人乘坐国泰航空企业从香港经由南非飞往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从约翰内斯堡起飞后乘坐的是仅容40几人的双螺旋桨飞机,飞机在气流中飘忽颠簸,心里忐忑不安,紧张得要命。从飞机上往下看,地面上的房屋像各种颜色的纸箱一样杂乱无章地散落在一簇一簇的绿色的灌木丛中,屋面上的镀锌铁瓦不时的反射出道道刺眼的阳光。在有限企业(当时还叫办事处)休整了几日后,领导亲自驾车(其实当时办事处就那么两三个人,偶尔有人从项目上回来住上几天,人才能多几个)送我去了离首都200来公里的一个警察局的工地,不巧路上下起了大雨,虽然大家开的是办事处第一辆四驱的双排皮卡,但是在泥泞的土路上还是发生了几次漂移和下路的险况。之后的半年多时间里我就在这条路上跟着司机开车跑材料、跑外业,也是正是从那时开始我就扎根在这块贫瘠但富饶的土地上了。

博茨瓦纳是上世纪60年代从英联邦争取到独立的,那时的博茨像大多数其他的非洲国家一样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内陆小国。幸运的是这片贫瘠土地的下面蕴藏着丰富的钻石和黄金、铜等贵金属资源,随着钻石和贵金属的开采,博茨瓦纳国内的基本建设步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中土博茨有限企业正是在这个国家快速发展的浪潮中逐渐壮大、不断成熟的一颗闪亮新星。

——“十年磨一剑”

来到博茨瓦纳之后才知道当时的博茨瓦纳办事处是企业在援博铁路翻新项目后于1991年注册的,注册后由于在当地没有施工资质,只能在当地承揽一些规模小型房建项目的分包工程。我清楚地记得前几年还有同事曾指着博茨瓦纳大学边上的住宅小区围墙说那是办事处的“项目”,大家挖苦他说那也叫项目,现在连建筑个体户干的活都比那大的多了。

但是经过了几年的积累,到1996年博办终于拿到了“E”级房建资质(博房建最高资质),企业在博茨的发展出现了转折,在企业总部的支撑下可以开始独立承揽规模较大的房建项目;之后又陆续获得道路、城镇给排水项目等最高施工资质;随着近些年营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和良好的信誉的积累,有限企业已在当地逐渐树立起自己的品牌。今年博茨瓦纳市场向集团企业的支柱市场迈进了一步,大家这些在博茨瓦纳有限企业工作过十几年的中土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刚来的时候正赶上博办从只能做分包到自主承揽实施项目的经营方式转型期,我去的第一个项目也是第一批自营项目中的一个,所以有幸亲身经历了这种蝴蝶化蛹的蜕变,并亲眼见证了有限企业从只能做几百万美金到可以做上千万美金合同、从只拥有几台自有施工机械到可组成几个土石方机械施工队的固定资产,由弱到强,由稚嫩逐渐走向成熟的发展历程。也更深地体会了所有的在博茨默默奉献的一批又一批的新老员工不懈努力、不断摸索、默默奉献的智慧和辛劳。

当时企业的其他市场基本是纯劳务输出型,或者就是只能做分包再者就是拿到项目后与其它单位以合作方式实施。对房建项目独立实施没有太多可借鉴的经验,另外加之博茨建筑市场的规范性,在项目组织实施,对外索赔等诸多方面,有限企业领导层和项目管理人员都付出了相当的心血,期间也走了很多弯路。但是正是他们的这种积极进取、永不言败的精神,为后来博茨有限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做大做强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也许是我在博茨呆过的时间比较长的缘故,新到企业的大学生们经常会向我了解些博茨瓦纳市场的情况,我都会建议他们有机会在博多工作几年,因为博茨瓦纳的工作环境更加适合年轻人,这个市场会给年轻人更多的发展空间和更全面的锻炼的机会。博茨瓦纳是非洲为数不多的较廉政的国家,在国际上享有良好的信用,工程项目从立项、招投标、过程管理、工程款支付都非常正规,年轻人在项目上无论从技术上、语言上和管理上都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经过这样的全面学习和锻炼后在企业的其他市场工作应该是信心十足、游刃有余。另外随着博茨项目的项目规模不断扩大,为年轻人进步提供了更广阔的施展平台,因为经过几年的历练后,许多年轻人在这里找到了自己合适的岗位,成为博茨市场项目管理的精英和栋梁。

——“第二故乡”

大学毕业几个月就被派到博茨工作而且一干就是10年多,说真的博茨瓦纳也应该算是第二故乡了,至少我对博茨的首都的道路要比北京的道路熟悉的多。以前经常有黑人朋友问我在这个国家工作了多长时间,我说十年多了,他们无不很惊讶地说:“那你是博茨瓦纳人了!”对他们来说,你在这个国家呆的时间越长,对当地学问、风俗习惯和生活方式的了解会更多,沟通的话题也自然会多。我也曾跟他们说,我有很多同事都在博茨瓦纳工作了这么多年,当地朋友对中国人的吃苦耐劳精神由衷地佩服。

很多外国人对中国人把妻子、孩子放在中国,自己在外面连续工作一两年都非常不理解甚至觉得无法接受。每当被问及此类问题时,表面上嘻嘻哈哈地胡乱搪塞过去,其实大家的心里都会泛起阵阵酸楚。同事之间也会经常谈论各自家里的情况,言谈之间都会流露出对父母、爱人、子女的歉疚。

相比之下我也许要幸运很多,以前大家经常开玩笑说我创造了博茨有限企业或者是中土企业多个“第一”:我是博办第一个在当地考取驾照的人,我的司机师傅既有中国同事的也有当地的黑人司机;我和妻子是第一对在中国驻博茨瓦纳使馆领结婚证的人,当时还荣幸的请到了中国驻博茨瓦纳的大使作为大家的证婚人。如果没记错的话,大家的结婚证上应该是博01和02号;宝贝女儿是第一个在博茨公立医院出的中国宝宝(女儿现在还是那么好动,我经常会想不会是因为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听营地边上的搅拌机的声音听多了,如果要是在国内的话应该给她听当时很流行的胎教音乐了);再就是年轻人堆里在博茨一干就是10多年,自己也算上是第一个了,希翼今后自己在工作上能真的创造个第一。每每听到同事谈到这些话题,我总是淡淡地一笑,心中暗自感慨也许正是自己身为中土的员工,才有了与众不同的生活轨迹吧。

笑谈也罢、事实也罢我觉得博茨有限企业在对年轻人的管理方面还是相当的人性化,当时有很多其他企业的朋友对中土博办能允许老员工带家属在博茨工作和生活非常羡慕。在博茨呆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家的感觉,在这个大家庭里,大家工作上配合默契;生活中互助互爱,都非常珍惜这段在异国他乡的缘分。

——“丰富”而多彩的生活”

国外的业余学问生活永远无法跟国内相比,刚去的两年只有更多拼命的工作才能排解闲暇之余的寂寞和对国内亲人的思念。记得刚去博茨的时候,第一个工地地处偏远,在卡拉哈(KALAGADI)沙漠的腹地,赶到休息的时候,大家只能从使馆或一个台湾老板开的小店里借些或租些过时的录像带看看,要不就到工地周围的沙地上去看各种各样的不知名的植物和小动物,感叹这些生长在贫瘠土地上却能绽放绚烂色彩的花花草草。稍稍熟悉后才有机会才可以到首都或其他兄弟项目走走看看。当时的博茨还没有手机业务,工地上无法接入电话,村里警察局边上的投币电话经常无法使用,跟办事处总部的联系时还要按约定好的时间用无线电台进行联系,跟国内家里联系也基本上只有定期的写上几封信报报平安。

现在在博茨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基本上所有的管理人员都配备了手机,条件允许的项目都安装了电话和传真,有点甚至接入了宽带;无论是临时居住的营地还是有限企业总部的居住和办公环境与过去相比都大大改善,广大员工的居住和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观,电视节目也可直接收到中央台的几套节目,最体现年气的春节联欢晚会也可以看直播了,不像原来要到初几才可以搞到录像带,而且一年中要反复地看上好几遍。近些年每逢当地主要的假日,在工地工作安排好的情况下,有限企业安排大家结伴到博茨境内的野生动物园或周边国家的旅游点去参观游玩一下,放松一下心情、舒缓工作的压力。记不得从哪年起,有限企业开始按照大家兴趣和爱好组织和参加使馆和商会组织的一些有益的文体活动如华人篮球争霸赛、十一乒乓球赛、华人华侨运动会等,中秋或春节也会举行相应的庆祝活动,一方面活跃和丰富了大家这些职工的业余学问生活,另一方面使大家的身体得到了锻炼。

——“Go siame”博茨瓦纳

也许是在外生活和工作的太久,对家人的思念愈来愈深的缘故;也许是年轻时的梦还在继续,想寻觅另一个任我遨游的天空的缘故,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这个我熟悉的国度。“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知道国内工作肯定会缺少国外特有的匆忙和紧迫,国内的生活肯也定缺少非洲特有的简单和质朴。

在有限企业的欢送晚宴上我喝醉了,人生能有几回醉:大学毕业聚餐我喝醉了、来博茨瓦纳的第一个春节我喝醉了、这次要离开我又醉了。虽然已经回来几个月了,但是对博茨瓦纳还是有惦念和恋恋不舍,我心里一直想说:“感谢你博办,是你教会了我学会如何面对孤独、如何以苦为乐,是你造就了我一双可以抵御任何困难的羽翼;感谢你们我亲爱的同事、朋友,是你们使我懂得如何珍惜风雨同舟的真挚友情;感谢你我的亲人,是你们曾经默默的付出才让我在外安心工作。”

Go siame 博茨瓦纳!Go siame 我亲爱的同事和朋友!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